活力副刊

編輯室  |  型時代  |  新教育  |  心靈  |  養生  |  快樂家庭  |  星雲  |  焦點  |  名家專欄  |  悅讀書房

登林明山

  •     

工作性質使然,許久不曾在凌晨時分離開被窩。那天為了登林明山看日出和雲海,起了一個大早。凌晨5點,手機鬧鐘鈴聲響起,難得自願性快速起床。喚醒3個友人,梳洗完畢就迫不及待走到旅館外。

外頭一片漆黑,但整個林明小鎮已經漸漸甦醒。不遠處的回教堂傳出誦經聲,小販中心的攤主也開始準備食材。我們4人穿上球鞋,就朝林明街上走去。穿過唯一的大街左拐經過巴剎、民眾會堂和小學,前頭就是林明山山腳。許久沒有運動,意思意思熱身拉筋就開始登山了。林明山,馬來文喚作Bukit Panorama,意思好像沒有銜接起來。Panorama解做“景物的全貌”,也許是在登頂後能看到林明小鎮的全景或特殊雲海而得名?倒忘了追問當地居民,無從考證了。

都說是Bukit了,肯定沒有Gunung來的高。但對我這平時不運動的女生而言已是體力極大考驗。小小一座林明山,叫我吃盡苦頭。登山之路,是不符合腿短人士人體工學的高階梯,恰恰本人就是腿短一族。踩上一級一級的石階沒到十分鐘,已經開始腿酸冒汗。停下稍息,繼續往上走,沒料到再過 5分鐘,暈眩感襲來。感覺不妙,停下腳步坐在階梯上。是空腹的關係嗎?頭暈目眩,夾雜欲作嘔的難受。只好大口大口喘息,呼嚕呼嚕灌了礦泉水。3個友人在側鼓勵打氣,但我竟提不起氣回應。低頭望地面,心裡不斷喊話:“不可以放棄,怎樣都要完成。”

休息片刻,強行壓下不適,在友人攙扶下,以龜速繼續行走。三人平日是登山好手,爬的都是Gunung,這小小Bukit對他們而言只是一碟小菜。除了不適,內心還帶歉意:對不起拖累大家了,太陽公公莫要太早出來啊。不斷鞭策自己,不可停、不可停……走到山腰,階梯都設有扶手,於是趴過去,硬是把身子一級一級往上拉。經歷快一小時的奮鬥,終於看到了山頂平地,腳步似乎輕盈起來。

往下看,一片浩瀚的雲海,剛才的暈眩不適完全消失殆盡。所幸起得早,太陽還未出來。山頂已經聚集了零零散散的登山者,無不期待日出一刻。天色未亮,和友人坐下閑聊,呼吸山上涼爽空氣。快七點,日出美景總算出現了。所有人行動一致,拿起手中相機猛拍不停。無比震撼的美,日出的光照的雲海更為清晰,似人間仙境。於是,我明白了登山的意義。

(星洲日報/副刊‧文:黃薇真)

您可能有興趣的新聞:

    Facebook Share Twitter Share